RSS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行业新闻

整治“人情风”留住真情 浙江出重拳破除婚丧陋习

发布日期:2017-9-22责任编辑:admin点击:5次

资料图。曹加祥 摄

视频:关注奇葩“婚俗” 新郎父母被扮成毛驴拉婚车 来源:安徽高清

中新网宁波10月30日电(记者 林波)鞭炮声伴随着来客的“恭喜”声,儿子结婚这件喜事让浙江省象山县新桥镇关头村村民史玲国脸上的笑容在这天就没有停下来过。收送礼金每位不能超过1000元,酒席每桌最高标准800元,不喝单瓶50元以上的白酒……这天,关头村村民自发制定的《文明婚丧约定书》正式实行,而史玲国在村里是第一个遵守承诺,简办婚宴的人。

“770多元一桌的菜,亲朋好友觉得很可口。我们还比原来计划减了一半以上人数,只办了17桌,餐数也只有一餐,婚礼依然很热闹。”史玲国笑着说道。

而这场景与此前的象山“旧历”却有着明显的不同之处。

近年来,象山的“人情风”越刮越烈。据悉,一个“红白包”,普通市民2000元起步,农村1600元起步,而但凡家境殷实富裕的“人情钱”就是几千上万。

2016年年初,象山《关于开展婚丧礼俗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作为“一号文件”出炉。随后,象山面向全社会的《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婚丧礼俗整治的通告》出台。通告“倡导婚丧事简办,倡导不收、不送非亲人员礼金,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电子礼炮、纸质礼炮扰民,禁止封建迷信活动,规范整治婚丧用品市场”。

海岛劲吹“人情风”

“象山的‘人情风’由来已久,越刮越烈。”象山县整治办副主任王天平说,“家里小缸灶,出门充大佬”的攀比习气,催化成了象山的社会风气,“一个红白包,普通市民2000元起步,农村1600元起步,家里搞点实业的起码几千上万,老人发给敬茶小朋友的‘捏手铜钿’没有500元也应付不了一场酒。”

“象山的‘人情’的确是高,象山同学结婚份子钱都是2000元起送,但是在其他城市的同学只要600到800左右,”在象山一所小学教书的李蔚(化名)告诉记者,广阔的大海催生了象山人民同样广阔的胸襟,而在份子钱上,象山人也同样展现了其“广阔”的一面。

为一个工薪阶层,面对朋友结婚,象山人沈蜜(化名)都送出了自己最真挚的祝福,但日渐增长的份子钱却让她陷入了“甜蜜的负担”。在她看来,作为一名每月工资3500元的“小白领”,“这些工资都不够我送两次‘人情’的。”

事实上,“人情风”不仅是象山年轻一代的烦恼,它同样也是“老一辈”人的负担。长久以来象山办酒排场比阔的“攀比风”和日益高企的“人情债”曾让村民不堪重负。

记者了解到,婚丧陋习、人情歪风,扭曲人际关系、败坏社会风气、助长奢靡之风,这股子“人情风”甚至影响到象山的招才引智、招商引资。

“象山象山,人情如山”“你办我办大家办,工资全交人情债”“一场人情一月薪,一桌酒宴三分弃”……象山当地的论坛上流传着很多这样的“新民谚”。

此前,一项针对象山全县6万网民的调查显示,象山群众对整治“人情风”的支持率超过90%。

象山重拳破除婚丧陋习

2012年底,象山向婚丧陋习、“人情风”开刀。象山全县5万名党员和干部、“两代表一委员”签订承诺书,严格依纪依规操办婚丧事宜。

“‘人情风’不刹住,象山形象、发展环境就好不起来,‘两美’象山建设更无从谈起。”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说。3年多前,一场“抓党风、带政风、促民风”的破除婚丧陋习“外围战”,率先在党员干部中打响。

3年多下来,象山县纪委查处6起违规操办,6人受到党纪政纪处理。党员干部率先垂范,引发社会上要求在全县推开婚丧礼俗整治的呼声。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2015年年底,婚丧礼俗整治被列入象山县“2016年度县委常委领衔破解十大党建难题”之一。2016年年初,《关于开展婚丧礼俗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作为象山“一号文件”出炉。随后,面向全社会的《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婚丧礼俗整治的通告》出台,通告“倡导婚丧事简办,倡导不收、不送非亲人员礼金,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电子礼炮、纸质礼炮扰民,禁止封建迷信活动,规范整治婚丧用品市场”。

与此同时,以象山县委主要领导挂帅的整治领导小组成立,下设办公室,构建起县、镇、村三级整治领导机构,两个“每日婚丧报告平台”完成调试,分别归口县民政局、整治办。政策宣讲线上线下同步展开。发放达3万多份的《象山婚丧礼俗整治宣传册》详细列明了告全县市民书、个私企业主告知书、处分处罚党纪党规和法律依据等12项明细,每发出一本,就收回一张“告知回执单”。

留住真情刹住风

儿子的婚礼办完了,林雪颖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这位象山大徐镇虎啸铺村的女文书,像打赢了一场战争,久久地沉浸在喜悦中。

对于儿子的婚事,林雪颖和丈夫早有计划。按照象山的“规矩”,她家要连办三天酒席。而三天的婚宴预算就超过了20万元,虽然林雪颖觉得这实在太浪费,但是,她就这么一个儿子,无论如何要撑“面子”。

林雪颖所在的大徐镇也是如此。镇党委书记虞先兵告诉记者,镇干部工资也就三五千,碰到五月、十月“红包炸弹”轰炸,工资全得搭进去。前几年,一位好不容易招来的人才,也因为不能忍受沉重的“人情债”辞职走人了。

而此时,象山婚丧礼俗整治行动给林雪颖开了一扇窗。

5月14日晚,林雪颖在村文化礼堂给儿子办了婚宴。她严格遵守承诺,婚宴人数控制在300人以内,餐数也只有一餐。她说,虽然削减了一半以上的人数,但婚礼依然很热闹。

随后的几天里,她和丈夫分头,把先行收下的8万多元礼金,全部登门退还。

“这婚礼办得从心底里感觉踏实。”林雪颖说,“更重要的是,原来意见最多的七姑八姨,现在也慢慢理解我了。”

林雪颖并非个例。

作为象山纳税大户,宁波海达针织印染有限公司董事长何琪也积极履行这份“承诺”。

2016年4月30日,何琪小儿子结婚。事前,了解到象山新规,何琪说:“我一定带好这个头,一桌不超,一分不收。”

而婚礼当天桌数果然没超,礼金却被迫“收”了一堆,“我自己开车一个一个去退,退了两天!”何琪感叹。

如果说,依法依规督查处罚是雷霆,榜样力量润物无声就如雨露。500余场动员会、座谈会,10余万名网民参与网络宣讲、网络互动,自2016年年初开始,今酝酿已久的象山全面整治婚丧礼俗行动拉开大幕,而变化也正在在悄然发生。(完)

本文链接:http://ixago.net/lp/a/2017/7029188094.html

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文明发言,谢绝地域攻击!